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各位华德福国际夏令营的家长们:

新年好!

2020这个开年有些不同寻常,新冠肺炎的疫情牵动着每一个人。

此时此刻,您可能刚看完最新的疫情通报,为疫情的迅猛发展而担心不已;您可能正张罗着复工的安排,为新一年的业绩而压力山大;您可能还需要费神研究孩子的网上课程和在线打卡,又或者是忙着在生鲜电商抢购新鲜蔬菜… 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升温,铺天盖地的信息汹涌而来,各种焦虑、恐慌、愤怒、激动充斥着我们的生活,让身处其中的我们身心俱疲…

对于这一份“来自大自然的礼物”的意义,我们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读懂。爱默生曾说:“请接受大自然的节奏,她的秘密便是耐心”。所以,请和我们一起耐心等待,等待疫情结束,等待春暖花开,等待那个有你们相伴的美好未来。当夏日来临,我们都可以用最好的状态,拥抱这个世界!

在这个讯息爆炸的时间点,大家也不一定想看前几期滑雪冬令营的回顾,或是之后暑假的夏令营安排。此时此刻,我只想和大家聊一聊华德福国际夏令营这十一年来的故事,让大家明白我们做夏令营的初衷与理想,以及我们究竟是如何去做的。

夏令营文化的起源

一百多年前,德国兴起了一场名为“候鸟”的青年运动,代表着“徒步、探险、远游”的新文化导向,旨在摆脱当时过快的城市化与工业化进程,崇尚回归自然,在自然中追寻生命的真理。

上世纪初,我的祖父母在“候鸟运动”中相遇。通过他们的故事,我了解到回归自然对人类的重要性与意义,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对自由的向往、对自我责任的重视,以及对冒险精神的推崇。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我的父母结识于柏林的某次青年集会。当时柏林的青年运动受到了二十世纪上半叶两股思潮的影响,其一是“候鸟运动”,其二是鲁道夫·施泰纳(华德福教育创始人)所提出的“世界观”。

当时的人智学家们请施泰纳为他们梳理针对教育的改革方法,于是,1919年,华德福教育正式在德国诞生。至此,全球已有多股文化思潮和青年运动,旨在强调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发展。我们相聚一堂,不分国籍、不拘年龄;我们相互了解、相互学习,一起体验跨文化、跨时代的国际交流。而这一切正是夏令营所能带给我们的。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我 的 童 年

1976年,我出生在一个德国传统的大家庭中。记忆里的童年对我来说从都不孤单,要么是和兄弟姐妹一起度过,要么是和华德福学校的同学们一起玩耍;要么是在黑森林的农场里工作,要么是在瑞士的山上攀岩滑雪,或者沿着丹麦海岸线露营搭帐篷,这些都是我童年的回忆,我最最真实的回忆。而这些户外探险、接触自然、音乐戏剧、艺术手工、体育运动等体验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1980年冬天,我们在德国举办了第一期滑雪冬令营,我的母亲邀请了许多华德福学校同学、朋友们的孩子,四位家长(厨师、医生、滑雪经验丰富的成年人)也一起参与活动。作为滑雪教练的三位哥哥,就这样带着三十几个孩子踏上了去阿尔卑斯山滑雪的旅程。

渐渐地,这样的冬日活动成为了一个家庭传统,我们每年都会前往奥地利、丹麦、瑞士等地滑雪。随着时间的推移,哥哥们逐渐成为这项活动的组织者,而我也慢慢累积经验,担负起了教练之职;这便是华德福国际夏令营的雏形!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年复一年的经历与体验,让我的哥哥们逐渐发起了他们自己的冬、夏令营。无论是春夏秋冬,无论是室内户外,唯一不变的是华德福教育所建立的有节奏的日程安排,以体验式学习为目的的营地活动。

“我们的每一期活动都与众不同;我们的每一期活动都独一无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年龄阶段孩子的需求所特别设计的。”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夏令营的活动与特色

我们希望为孩子们提供一种在学校和家里无法获得的体验,活动可能超出了学校的教学范围,比如:户外徒步、攀岩速降、骑车越野等,晚上可能是在草屋过夜或者直接在外露营。

一批年轻有为的教育者带着对孩子们全心的爱,对下一代的期许,永远保持着开朗好奇而又不乏严谨的态度,活跃在整个夏令营中。他们愿意成为孩子们的朋友,怀着对美好童年的憧憬,全心投入地带给他们笑声和欢乐。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担任华德福主班老师的哥哥曾带着他7年级的学生完成了一次北欧大冒险,孩子们需要自己准备制作旅途所需要的各项工具,并利用自己亲手制作的木筏,沿河漂流而下,最终抵达北欧海。

另一位成为牧师的哥哥毕生致力于青少年工作。多年来,他带领孩子们在黑森林中建造家园,修建厕所、制作烤炉、烹饪美食、搭建木屋。大家围坐篝火,唱歌吟诵,成为了彼此一生的朋友。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夏令营在中国

世界充满着无限可能,每个人也是与众不同的。秉持着这种信念,高中和大学期间,我在世界各地游历。毕业后,我在梅赛德斯奔驰公司未来实验室担任未来学者,推测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与消费观念,分析全球市场与经济的发展趋势。

但我的梦想远不止于此,随后,我说服妻子来到中国生活,我们在中国创立了公司,达成了我们的目标;然而,我的心里却仿佛缺了什么似的。因为自始自终我都认为,和孩子们一起的工作,帮助下一代成长与发展的工作,才是我真正想要追求的事业。

童年的时光带给了我无限的可能,对我来说,无疑是上天的馈赠和眷顾,也正是这种深刻的感受也成为了我从事这份营地教育事业最坚定的动力。

我们秉持着童年的心境,给孩子们最真实的体验,帮助他们成为TA自己!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我的公司受到了重创。几经考虑,我决定重新起步,在中国创立属于我们、属于华德福的新事业。

2009年,我们计划带领中国的青少年们去新疆北部的偏僻山区徒步,但由于对中国市场需求的不熟悉以及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此行以失败告终。

经过不断地努力与调整,2010年夏日,我们终于在西安成功举办了第一届华德福英语夏令营;自此,华德福国际夏令营正式进入中国。

我们在上海建立了华德福交流中心与夏令营工作组,每年在中国的不同地区举办各种各样的营地活动,同时也包括营长、助教培训和教师研讨会等相关项目。

是的,我们曾遇到过许多挫折,也曾经想过放弃,但很多朋友鼓励我们坚持下去,要让更多中国的孩子看到我们所创立的美好愿景。

感谢我的朋友们与同事们,感谢所有参加过夏令营的营员与家长们,是你们的信任造就了华德福国际夏令营的成功!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我们的初衷与坚持

年复一年,我们不断反思、吸取经验,不断进步。虽然我们的理想还并未完全实现,但我们还一直坚持着,一直努力着…

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找到最真实的自我,挖掘自身最大潜能,以此获得自信;我们也相信,在华德福国际夏令营的体验会让您和您的孩子受益终生。

我很高兴夏令营能拥有现在的成绩,听到孩子们自豪地说:“这是我亲手创造的美好!”、“这是我自己做的!”、“是的,我可以!”,这就是我做这份事业的初衷与动力。

我从我的童年和人生经历中获得了些许感悟,在这儿与您分享:我们需要为孩子创造一个环境,能为一个幼小的灵魂点燃小小火苗,在日后,他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朋友们的帮助,使这簇火苗燃起熊熊大火。

《小王子》的作者,法国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曾说过一句话,很贴切地表达了我心底的想法:"如果你想造一艘船,先不要雇人去收集木头,也不要给他们分配任何任务,而是去激发他们对海洋的渴望。"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尾 声

这个春节,世界安静下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消散了,车水马龙的街道安静了,疫情影响了家家户户的新年,影响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同样影响了夏令营的运营与发展。即将出发的冒险旅程,满怀期待的孩子们,整整半年的准备与努力,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只剩下一张张难看的财务报表… 疫情造成的损失成为了夏令营十年来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但是,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只是那几个冰冷的数字,而是这么多年来,我们所秉持的初衷与信仰,我们所坚持的爱与温暖。

亲爱的孩子们,请记得,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一定会有许多不确定的事情发生。我们要懂得承担,也要学会感恩。

亲爱的伙伴们、家长们,让我们一起努力,实现梦想,让孩子们的童年充满美,让他们愿意终生学习、创造幸福的生活!

尽管这个冬天让人有些失望,但我们还是对夏天充满期待~

向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创始人

Christoph Daniel Jia 贾思德

华德福国际夏令营 | 疫情期间,给所有营员和家长们的一封信

华德福上海办公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